奶奶的故事

时间:2018-10-31  单位(部门):天工企业  来源:原创  编辑:刘锦正  点击:载入中...

人到了中年大部分人总会往以前看,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,或喜悦或悲伤,繁华和凄凉总在脑海缠绕。回忆过去的人和事总绕不开我慈祥的奶奶。有时候在梦里梦着奶奶微笑着走来,想要拉住她却是空空如也,醒来惆怅伤感泪眼婆娑。

听大人们说我是在奶奶57岁的时候来到这个家的,当时奶奶和她的儿媳妇在一个屋檐下住着,失去丈夫的儿媳妇在这个家没多久就离开了。当时的封建思想扎根在了1914年出生的奶奶心里,有了深深地烙印,每当我问起奶奶的时候奶奶眼里怀着无奈,有时候发觉是仇恨,可能受到的伤害太多了吧!我跟她儿媳妇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但是从奶奶保留下来的照片来看她抱着我笑容满面的,也许是我的缘故奶奶留下了这张照片。可以想象一下,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拉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多么不容易,承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和熬煎。奶奶在村里人缘极好,从不吝啬自己的东西,经常施舍得恓惶的家庭。那时候爷爷在外面是工人经济收入比农村高得多,靠劳动力挣工分吃饭的农村家庭日子苦涩。因为奶奶人缘好,我也就过起了“有奶就是娘”日子,大娘大婶都用她们奶水让我吃饱吃足。日子久了,奶奶干脆买了一只奶羊,从此我就过上了喝羊奶的生活。

我慢慢的在长大,村里的人都说我娇生惯养,小时候,奶奶背着我五毛钱买个猪蹄我一下子啃完不给奶奶留一点,村里人都说这孩子掉到福囤里了惯得不懂的让人,这都是五岁以前的事情我一点印象没有。最清楚的记忆就是1976年的秋天的某一天,后来知道是9月9日,伟大领袖毛爷爷主席逝世了,奶奶给我用布做了一个黑箍套在左胳膊上,嘴里说毛主席逝世了要戴孝。在这之前,还有一段模糊的记忆,房子不能住了就在院子里搭了一个铺睡觉,地震这个词在我大脑里有了记忆却没有概念。奶奶怕自己睡着了我有个意外就把我放在叔叔家,每天都来看我,给我带些我喜欢吃的零食。

很多破碎的回忆组织不到一起,千言万语说不尽奶奶和我的故事。奶奶经常性地头晕,那时候医疗不像现在发达,吃点安定片就算是对症下药了。我有时候就充当医生的角色给奶奶捋一捋额头,用手指头捏一捏眉心,皮肤在不同阶段显示不同的颜色——微红、深红、发紫,颜色的深浅证明了我一天天在长大,小时候光着脚丫给奶奶踩背也是一大乐趣,双手扶着墙生怕自己站不稳倒了,在奶奶脊背上踩着奶奶嘴里说着:“妮妮长大了,管用了”。那时候不懂这是溺爱的称呼,也不知道羞涩觉得大表扬心里就高兴。

1982年10月22日爷爷退休回家了,结束了大家两口之家的生活开启了三人世界,奶奶每次迈着裹脚的双腿买来花生、葵花籽我就和爷爷争,最后奶奶不得不给大家两个分开。爷爷很生气感到这辈子没指望不懂得孝敬不懂得礼让。奶奶护着我说:“小孩子不懂事,大了过日子没问题,东西往自己家划拉”。爷爷每天去地里干活并利用闲暇时候给村里人帮忙。大家山东人喜欢吃烙饼,支上鏊子,鏊子下面用麦草生火,把和软的面用擀面杖擀成圆形放到鏊子上烙熟,每次奶奶擀饼我翻饼看火,时间久了我烙的饼两面花色基本一致,家里人口少我就帮忙做饭,虽然日子清苦却练就了我一生的勤奋。

1987年夏天新房子盖好了搬进了新居我也就和爷爷奶奶分开了,晚上有时候感觉有人在动,睁开朦胧的双眼奶奶在给我盖被子我没有感激觉得奶奶是应该的。搬进新房子的第二年奶奶突发疾病没有留下一句话走了,天昏地暗哭天抹泪悲怆心情一起涌来,让我这个18岁的小伙子失去了最亲的人,没有用自己挣得一分钱孝敬她老人家,没有用自己挣得一分钱给她老人家过个生日。此时此刻,我眼睛已经湿润了。

如今,奶奶去世30年了,我始终不能释怀,她的音容笑貌,她的高尚品德永远砥砺着我前行。奶奶,我爱你!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